The birth of the first batch of funds in China shrouded in the shadow of Soros-www.yofoto.cn

The birth of the first batch of fund Chinese: u=15117788703852443048& shrouded in the shadow of Soros; fm=21& gp=0; March 5, 1998, Cathay Pacific Fund Management Company was founded in March 6th, Southern Fund Management Co was set up. In March 27th, both the Kaiyuan fund and the Jintai fund, with a scale of 2 billion yuan, were established. The long-awaited first real investment fund in China was born! That’s 74 years away from the Massa Chusetts investment trust, the world’s first modern fund, established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1924. The Asian financial crisis and the Soros fund referred to the birth of the Chinese fund, which had to begin with the Asian financial crisis in 1997. It is the Asian financial crisis that accelerated the birth of China’s fund. 1997 is the year of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cannot bear to think of the past.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year, the international speculators led by Soros’s quantum fund launched an attack on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currency, which opened the prelude to the Asian financial crisis. Hedge funds everywhere, the financial system is 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the stock market, the stock market is a mess, investors lost heavily. Thailand, Philippines, Malaysia, Indonesia, Singapore, Taiwan Chinese spared, then spread to Hongkong, South Korea, Japan, Russia, and eventually spread to Latin American countries. The crisis and ferocity of the coverage shocked the whole world. Before 1997, the economy of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continued to grow rapidly for many years, and a large number of international capital inflows. Under the impetus of high economic growth expectation and sufficient funds, the credit of financial institutions expands rapidly. The potential risks are huge, and a large amount of credit money flows into the real estate and stock markets. Changes in the economic situation in 1996. The continued appreciation of the dollar has led to a generally overvalued currency in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linked to the dollar and a sharp decline in export growth. In February 1997, the real estate bubble burst in Thailand, causing a crisis in the fragile financial system. "Crocodile" begins to act. International speculators headed by Soros tried to sell the baht and buy dollars. In May, the international speculators in New York, the London market aggressively selling baht baht against the dollar fell and hit a 11 year low. To reverse the unfavorable situation, the Central Bank of Thailand and Singapore joint central bank to intervene; at the same time, the Central Bank of Thailand banned local banks to provide the baht to foreign companies, this led to the baht overnight lending rate soared to 1 000%~1 500%. It is estimated that the loss of nearly $300 million hedge fund. In June, the international speculators rally back attacks on the Thai baht. At this point, the Thailand central bank’s foreign exchange reserves exhausted, unable to intervene in the market. In July 2nd, Thailand’s central bank announced to abandon its 13 year old baht pegged exchange rate system, allowing the baht exchange rate to float freely, marking the formal outbreak of the Asian financial crisis. The baht fell sharply, with a depreciation rate of more than 30%, reaching 32.6 baht to $1 at the end of the session. At the end of the transaction, in the onshore trading and offshore trading, the Thai baht depreciated by 14% and 19%. baht respectively

中国第一批基金的诞生:笼罩在索罗斯的阴影下 u=1511778870,3852443048&fm=21&gp=0   1998年3月5日,国泰基金管理公司宣告成立;3月6日,南方基金管理公司宣告成立。3月27日,均为20亿元规模的开元基金和金泰基金宣告成立,期待已久的中国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投资基金诞生了!这与1924年在美国成立的世界第一只现代意义上的基金——“马萨诸塞投资信托基金”相隔了整整74年。   亚洲金融危机与索罗斯基金   提及中国基金的诞生,不得不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说起。正是亚洲金融危机,加快了中国基金诞生的步伐。   1997年对东南亚各国是不堪回首的一年。年初,以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为首的国际投机者对东南亚国家货币发动攻击,拉开了亚洲金融危机的序幕。对冲基金所到之处,金融体系濒临崩溃,汇市、股市一片狼藉,投资者损失惨重。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无一幸免,随后波及中国台湾、香港,韩国、日本,最终扩散至俄罗斯、拉丁美洲等国。危机来势之猛、涉及之广令全球震惊。   1997年以前,东南亚国家经济持续多年高速增长,大量国际资本流入。在经济高增长预期及充裕资金的推动下,金融机构信贷快速膨胀。借短贷长、借外币贷本币,潜在风险十分巨大,而且大量信贷资金流入房地产和股票市场。1996年经济形势转变。美元持续升值,导致与美元挂钩的东南亚国家货币普遍高估,出口增速大幅下滑。1997年2月,泰国房地产泡沫破裂使脆弱的金融系统出现危机。   “鳄鱼”开始行动了。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投机者尝试抛售泰铢,买进美元。5月,国际投机者在纽约、伦敦市场上大举沽空泰铢,泰铢兑美元汇率大跌并创下11 年新低。为扭转不利局面,泰国央行与新加坡央行联手入市干预;同时,泰国央行禁止当地银行向外国公司提供泰铢,此举导致泰铢隔夜拆借利率飙升至1 000%~1 500% 。据估算,对冲基金此役损失近3 亿美元。 6月,国际投机者重整旗鼓再度攻击泰铢。此时,泰国央行外汇储备耗尽,无力入市干预。7 月2 日,泰国央行宣布放弃维持13 年之久的泰铢与美元挂钩的汇率制,允许泰铢汇率自由浮动,标志着亚洲金融危机正式爆发。泰铢随后大幅下挫,贬值幅度高达30% 以上,盘中一度触及32.6泰铢兑1 美元。交易结束时,在岸交易、离岸交易中泰铢分别贬值14% 、19% .   泰铢大幅贬值的同时,国际投机者向菲律宾比索和马来西亚林吉特发起攻击。7月2日,菲律宾比索遭到猛烈攻击,迫使菲律宾央行动用5.43亿美元干预市场。8日,马来西亚林吉特遭到攻击。9日,马来西亚股市跌至18个月新低。11日,菲律宾央行迫于无奈,允许比索汇率自由浮动;比索重挫11.5%,跌至29.45 比索兑1 美元。同一天,印度尼西亚央行为预防国际投机者对卢比发动攻击,将官方干预幅度由8% 扩大到12% .14日,马来西亚央行允许林吉特汇率自由浮动。邻国货币纷纷大幅贬值开始波及素有“避难货币”之称的新加坡元。尽管新加坡采取提高利率等措施,但新加坡元仍难逃“贬值”一劫。   8月,危机蔓延至中国台湾地区、香港地区,韩国等地。月初,台湾地区新台币遭受攻击。13日,印尼卢比兑美元降至2682∶1的历史低位,印尼央行第二天放弃卢比保卫战,允许卢比自由浮动。15日,香港金管局大幅提高短期利率抵御投机者攻击港元。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韩国银行业已受到大批公司倒闭拖累,金融系统岌岌可危,韩元开始大幅贬值。   10月,形势急剧恶化。17日,台湾地区宣布允许新台币自由浮动。消息立刻击溃市场,新台币贬值3.46% 。台湾地区拥有巨额外汇储备,此前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它承受沉重的市场压力。   对新台币攻击得手后,国际投机者开始大肆卖空港元。投资者担忧货币当局因港元承压而提高利率,股市中卖盘大量抛出导致恒生指数(恒指)从10月20日起连续暴跌。20日,恒指下跌630.1点,跌幅4.63% .21日,恒指再跌567.8 点,跌幅4.38% .22日,恒指重挫765.33 点,跌幅6.17% .23日,对港元前景担忧使香港银行同业拆借利率节节上扬,隔夜拆借利率几小时内从9% 飙升至280%,恒指暴跌10.41% ,报收10 426.3点,盘中最低探至9 766.7点,击穿万点大关,1211.5点的跌幅也创下恒指单日下跌纪录。27日,恒指再次大跌646.1点,跌幅5.8% .28日,恒指狂泻1 438.3点,报收9 059.90点,跌幅高达13.7%,下跌点数刷新23日创下的纪录,也是自1996年来收盘价首次跌破10000点。短短7个交易日,恒指暴跌4541.1 点,重挫33.38% ,跌幅之深历史罕见。   此时,世界各地开始认识到亚洲金融危机的严重性。纽约、伦敦、东京、巴黎、法兰克福、莫斯科等股市相继暴跌,跌幅之大令人瞠目结舌。以美国为例,道琼斯指数27日暴跌554.26点,跌幅达7.15%,盘中触发熔断机制并自动停盘一小时。   11月,危机完全失控重创韩国,日本也被卷入其中。7日至8日,韩国股市重挫近11% 。韩元兑美元汇率屡破历史新低,6日跌至975 ∶1.24日,韩国股市暴跌7.17% ,报收10年新低450.64 点;韩元大跌至1085∶1。股市、汇市持续暴跌使韩国经济几近崩溃。韩国政府不得不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美国、日本等寻求紧急贷款援助。此时,日本金融体系也遭遇信任危机。三洋证券、北海道拓殖银行、山一证券等纷纷倒闭。投资者风声鹤唳,对亚洲前景极度悲观。   12月3日,韩国政府同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议的有关条件和政策,以取得金融支持。当日也被韩国民众称为“第二个全国蒙耻日”。4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宣布对韩国提供大约550 亿美元一揽子金融救援计划。韩国股市、汇市没有因救助消息走强,双双持续下跌。16日,韩国采用自由浮动汇率制度。23日,韩元跌穿2000 ∶1 心理大关,重要关口失守导致股市暴跌7.5% ,报收366.36 点新低。短短两个月,韩元贬值55% ;半年时间,韩国股市暴跌57%。   同时,印尼卢比、马来西亚林吉特、菲律宾比索兑美元全部暴跌至最低纪录。卢比下跌至5 500 ∶1,林吉特跌至45 ∶1,比索跌至40 ∶1,分别较半年前下跌55% 、44% 、35%。   亚洲金融危机中,国际对冲基金翻云覆雨,对东南亚、东亚国家和地区的货币发起猛烈攻击,短时间内对市场造成极大冲击,危害程度远超市场预期。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中国香港等地的居民资产缩水四成以上,韩国经济面临崩溃,印尼引发社会大动荡。东南亚国家对国际投机者的声讨异常激烈,尤以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为甚。1997年7月26日,马哈蒂尔说,我们花了40年建立起的经济体系一下子被这个带很多钱的白痴(指索罗斯)搞垮了。1998年10月,他在香港召开的国际金融年会上碰见索罗斯,强烈指责其在东南亚的投机行为。索罗斯反击说:“如果我们不做,照样会有人这样做。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市场留有投机空间,那是政府的过错!” 亚洲金融危机使人们感受到了基金的巨大威力。虽然中国资本市场尚未对外开放,国内股市、汇市未遭受国际对冲基金的直接攻击,但亚洲金融危机的惨烈及国际对冲基金的强大给中国巨大的警示。   很多有识之士认识到,中国迟早要开放资本市场。中国如何抵挡国际投机者的攻击?我们自己能不能培育出抗衡国际资本的本土基金呢?   中国基金的设立   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首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刘鸿儒一直呼吁大力发展投资基金。由于各种原因,投资基金迟迟未能设立。   亚洲金融危机所涉国家,资本市场首当其冲。整顿金融市场、阻止金融风暴蔓延、防范金融风险成为中央金融工作的主要任务。尽管中国资本市场尚未开放,但市场不规范,存在很多隐患,迫切要求培养规范的机构投资者,拓宽直接融资渠道,为证券市场健康、持续发展提供稳定的资金来源。这种背景下,设立中国的基金成为历史必然选择。   经过近2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已具备发展基金的基础和条件。居民储蓄和民间资本急剧增加,有强烈的投资、理财需求。股份制改革持续推进以及中国股票市场、国债市场的快速发展,为基金投资管理提供了市场条件。金融体制、投资体制改革为基金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环境。设立基金,既能满足中小投资者的理财需求,也能引导社会分散资金集中起来支持实体经济建设。大力发展基金有利于改变证券市场机构投资者比例过低的现状,防止证券市场大起大落。   1997年上半年,国务院证券委员会联合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证监会研究制定投资基金管理办法。10月,中国证监会基金监管部成立,拉开了中国基金业发展的序幕。年底在广东东莞举办了首期基金培训班,中国第一批基金从业人员诞生了。   11月14日,是中国基金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这一天国务院证券委员会颁布了《证券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标志着基金创设工作正式启动了。这部简短的法规浓缩了现代基金业在欧美发达国家近百年发展积累起来的制度文明,对基金的设立、募集、交易、基金托管人和基金管理人的职责等作了详细规定。12月12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申请设立基金管理公司有关问题的通知》、《关于申请设立证券投资基金有关问题的通知》,就基金契约、托管协议、招募说明书、管理公司章程和信息披露、从业人员资格管理等制定了严格的规范。其间,亚洲金融危机愈演愈烈,上证综指一改上半年单边上扬的走势,维持1100~1200点窄幅震荡;1997年12月31日,上证综指报收1194.09点,全年上涨30.2% .   尽管有了暂行办法,但在亚洲金融危机笼罩下的1997年底和1998年初,设立基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按照规定,发起组建基金公司的股东只能是证券公司、信托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其间适逢国内证券业清理整顿,要求股东不得存在违规行为,不少被查出有挪用客户保证金、私自发债等行为的证券公司、信托公司都失去了基金的股东资格,无形中增加了基金设立的难度。为了早日成立基金,筹备人员奔波于全国各地,寻找具备条件、愿意出资参与基金公司的股东。在管理层大力推动下,中国基金诞生了。   1998年3月5日,国泰基金管理公司在上海成立,注册资本金6000 万元;3月6日,南方基金管理公司在深圳成立,注册资本金5000万元。两家基金公司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基金业进入了新纪元。3月18日,经中国证监会和中国人民银行核准,中国工商银行担任开元基金和金泰基金的托管银行,在国内商业银行中首家获得基金托管人资格、办理基金托管业务。   19日,国泰基金和南方基金发布基金招募公告,公开发售金泰基金和开元基金。两只基金均为契约型封闭式,存续期15年,发行规模各20 亿元人民币。   23日,开元基金和金泰基金获证监会批准在沪深证券交易所公开上网发行。很多投资者将基金当作新股,纷纷抢购。认购期间共冻结资金1 616亿元。两只基金的中签率2%左右。27日,两只基金发行圆满成功并宣告成立。期待已久的中国第一批证券投资基金诞生了。开元基金、金泰基金呱呱坠地,迎来市场一片喝彩。“真正意义上的投资基金”能否走好,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基金经理徐智麟回忆这历史性一刻,至今仍激动不已:“3月27日中午,国泰基金拿到了通过会计师事务所审核的验资报告,意味着中午1点开市后我们就可以买入股票。一开盘我就发出了第一笔买入交易指令,买入的股票都是我们早就研究确认下来的,总共大概有25只,包括虹桥机场和上海汽车等一批本地股。事实上在此之前,我们已经作了详尽的研究和周密的准备,搭起了股票池,对所拟投资的股票有了一个初步的筛选。对基金的具体操作风格也达成了共识,那就是以价值发现为投资理念、以稳健平稳的投资组合和较强的风险控制手段管理运作基金资产,以期为投资者赢得长期稳定的投资回报。”   和现在新股发行一样,极低的中签率为基金金泰上市后火爆的走势埋下伏笔。4月7日,金泰基金和开元基金分别在沪深证券交易所上市,开盘后价格双双上扬。发行价为1.01元(含0.01元发行费用)的金泰基金开盘即飙升至1.45元,收盘1.41元,上涨39.6% ,中签的投资者当天获益44%。同样发行价的开元基金以1.37元开盘,收盘1.36元,涨34.65%。此后金泰基金一度连续涨停,5月5日盘中创出了2.43元的最高价,累计涨幅高达141% ,一个月内成交金额过百亿元。净值仅1元,市价却远高于单位净值,这在全球基金市场上都罕见。甚至有投资者说基金应像股票一样有“市盈率”,市价高于单位净值是合理的;可见投资者是把基金当成新股申购,上市后也是当成新股来炒。基金初创时期投资者对基金的认识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第3家基金公司的筹备工作也在紧张进行之中。华夏证券、北京证券和中国科技国际信托公司3 家机构商定共同组建一家基金管理公司——华夏基金管理公司。1998年2月,华夏证券公司邵淳董事长让我负责筹备华夏基金公司并担任总经理。后来得知,之所以选择我,是因为基金公司将来可能管理很多钱,需要稳健经营,可能认为我属于此类人吧。从此,我踏上了华夏基金的创建之路,与基金结下了不解之缘。   1998年初,基金绝对是新生事物,许多人不知道基金为何物。我对基金也只知道些皮毛,好在有证券公司投资管理的经验,我放弃了令人羡慕的华夏证券东四营业部总经理的工作,紧张地投入到华夏基金的筹备和建设之中。很多人不理解我的决定,我开玩笑说这就像股票一样,在行情最好的时候就该卖掉。筹建基金公司最重要的是人才队伍建设,尤其是搭建投资团队。从1997年末到1998年初,最缺乏的就是投研人员,有经验的基金投资人员几乎没有。基金试点能不能成功心里没底。基金公司注册资本金仅5000万元,与银行相比,是非常小的金融机构。从业人员大多愿意留在证券公司工作,不太愿意到基金公司工作。基金监管比较严格,每周要披露净值,每季度披露投资组合重仓股,投资运作公开透明;基金从业人员不允许买卖股票。对研究员来说,在证券公司能够向客户提供报告,在媒体上发表文章,很容易成名;而做基金公司研究员,不仅压力大,也没有名声。在证券公司工作是“铁饭碗”,丢掉待遇优厚的“铁饭碗”,从事待遇不高、风险很大的基金工作是有风险的。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戴勇毅、郭树强、王亚伟、林浩、江晖等陆续加入了华夏基金。   与同行比,华夏基金的筹备工作进展缓慢,落在后头。我们不懂基金,没有基金管理经验,除了满腔热情,就只有埋头苦干了。公司组织架构搭建、规章制度制定以及运作流程设置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边学边干、边干边学。没有基金先例可循,唯一可借鉴的就是仅有的几本基金基础知识的书。人手少,时间紧,全体筹备人员拼命工作,一心只想把公司尽快设立起来。   筹备工作十分艰苦,筹备组设在北京复兴路乙63号一座十分不起眼的写字楼——寿松饭店。7000万注册资本金、十几个人、500多平方米的租用办公场地,这就是创业之初的全部家当。筹备组边装修房子边学习基金知识,招聘员工,撰写申请报告,制定规章制度等等,所有工作同时进行。在混乱、嘈杂、紧张的环境中没日没夜地工作。有些人因为家不在北京,干脆住进了寿松饭店,盒饭成为我们的家常便饭。   1998年初春的一个夜晚,尽管过了吃晚饭的时间,所有筹备组成员依旧紧张忙碌地工作着。因为那天迎来期盼已久的消息——华夏基金管理公司拿到开业批文了!所有人欢欣鼓舞,两个多月连续作战的疲劳感一下子抛到脑后。时间变得更加紧迫。之后又是多个通宵的连续作战。   3月23日,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筹)创立大会及第一届股东大会在北京召开。4月1日,证监会正式下文批复同意了邵淳为华夏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范勇宏为总经理的任职资格。至此,公司的筹建工作完成了全部法律程序。 1998年3月,华夏基金管理公司首届董事会合影。   4月9日,一个没有人注意也不可能引起人们注意的普通日子,华夏基金管理公司成立了。没有鲜花,没有掌声,甚至连一个简单的成立仪式也没有。有的只是十几个年轻人艰苦创业的斗志和紧张忙碌的身影。尽快成立基金管理公司,尽快发行基金成为第一代基金管理人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虽然华夏基金管理公司的成立连一个简单仪式都没有,却收到一份最有意义的贺礼。4月9日,证监会批准了公司第一只基金——兴华基金的设立。因为是公司第一只基金产品,大家对它寄予了无限的期望,取个什么样的名字也费了一番心思。南方的开元基金意味着开元盛世,国泰的金泰基金也有很好的寓意。为了给华夏的第一只基金起一个响亮的名字,我们在几十个名字中反复斟酌,最终选中了“兴华基金”,“兴华,兴华,振兴中华”,就叫兴华基金吧,这就是兴华基金名字的由来。兴华基金设立批复后,全体员工迅速投入到基金的发行准备工作中。4月22日,规模20亿元、存续期15年的兴华基金上网定价发行。投资者申购基金热情高涨,鉴于此前开元基金、金泰基金的中签率均为2% 左右,基金发售不得不采用配售方式。为保证公平,适当向中小投资者多配售,前两只基金配售的方法是通过区分投资者性质,然后确定不同的中签率进行配售,发行过程非常复杂。兴华基金采用“分段配号”的创新发行方式,大大简化了发行过程,方便了投资者,此后这一做法在其他基金发行时被普遍采用。   兴华基金的发行获得圆满成功,上网公开发行19.4亿份,认购资金超过1000 亿元,有效认购账户超过218万户,认购倍数54.22倍,中签率2.23% .4月28日,兴华基金正式成立。5月8日,兴华基金在上交所挂牌交易,净值1 元的基金开盘价攀升至2.01元。封闭式基金上市首日交易价格高于净值100% 以上,在世界基金史上也非常罕见。投资者对新生的基金寄予了无限的期望!   之后,华安基金公司在上海成立,发行了安信基金;博时基金公司在深圳成立,发行了裕阳基金。两只基金也受到投资者的热烈追捧。   1998年,开元、金泰、兴华、安信、裕阳5只封闭式基金发行规模总计100亿元,认购资金5 366亿元,平均超额认购倍数55倍,中签率1.5%~2.5% 。兴华基金等5只基金诞生,标志着中国有了真正意义的专业机构投资者,基金也成为百姓理财的新选择。作为机构投资者,在推动中国股票市场规范、健康发展方面,基金被赋予了重大的历史使命。作为大众理财工具,基金涉及到投资者的切身利益,成为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的焦点。   在1998年南方、国泰、华夏、华安、博时、鹏华陆续成立后,1999年,嘉实、长盛、大成、富国也先后成立,至此形成了业界“老十家”基金管理公司。熊双文、陈勇胜、范勇宏、韩方河、肖风、贠瑞恒、洪磊、张佑君、龙小波、李建国分别被任命为“老十家”基金公司的首任总经理。作为中国基金业第一批“吃螃蟹”者、探索者与创业者,“老十家”基金公司在探索试点道路上引起社会的极大关注和期待,成为时代的弄潮儿,在跌宕起伏的中国股票市场上开始了艰难的探索。   中国基金就这样在亚洲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诞生了。有位美国资深基金经理曾问我,当时所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我想,最大的挑战不是亚洲金融危机等外部因素,而是能否赢得投资者的信任。   东方文化很大程度上是亲情文化,缺乏信托文化的基础;中国法律、制度也不健全,尤其是信用制度。社会大众对基金这个新生事物缺乏认识,甚至很多人误认为基金就是“基金会”。当我与来访者交流并出示华夏基金公司名片时,许多人把我当成华夏基金会的人了;包括一些领导也经常把华夏基金误称作华夏基金会。类似的误会太多,刚开始我还热情解释,后来也就不再解释。在这样的背景下,让投资者把资金交给素不相识的基金经理管理且又不保本,难度是相当大的。基金能否发展起来?很多人持怀疑态度。   基金是什么?不像银行存款收益确定,基金既不保本又不保收益,唯一能做的是用业绩赢得投资者的信任。基金是一个对诚信要求极高的行业。投资者通过购买基金,把钱交给基金经理,就等于把信任交给了基金经理,基金经理就承担起为投资者理财的责任。   中国基金自诞生那天起,就被寄予了无限希望,不同人的期望各不相同。监管部门希望它规范运作稳定市场,在危机时刻发挥稳定器的作用;投资者希望它是赚钱的工具,实现财富保值增值;基金管理公司的股东希望赚取更多的利润;基金经理希望借此一展身手,实现投资梦想;上市公司希望通过它筹集更多资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基金满载着不同人的信任和期望走向资本市场,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